掌上首页
网上求助
在线服务
精神障碍
神经障碍
应激障碍
成瘾障碍
进食障碍
睡眠障碍
抑郁障碍
焦虑障碍
强迫障碍
惊恐障碍
品行障碍
人格障碍
控制障碍
发展障碍
躯体障碍
性事障碍
心身疾患
心理危机
心智障碍
心境障碍
疑难杂症
心理问答
心理视频
心理下载
心理专题
心理测试
专家名片
咨询百科
心理会所
网络规则
青岛心理咨询非药物心理治疗,13678877508.集青岛心理医生,青..
14年前,也就是2003年,网上突然蹿红了一堆双胞胎姐妹花,他..
青岛心理咨询非药物心理治疗,13678877508.集青岛心理医生,青..
秘密隐私
隐形性侵
2018-04-12 11:09:53 来源: 作者: 【 】 浏览:26次 评论:0

在国人的眼中,性骚扰更多是闺房密谈,或是茶余饭后的“话题”,一般上不了台面,更上不了法庭。但性骚扰这头怪兽无处不在。有调查显示,办公室性骚扰是最高发的性骚扰形式。


她赢了官司却悄悄离开了


尽管经手的案子无数,刘曙勤律师依然对15年前的这起案子印象深刻。2003年,小谢25岁。她是温州一家调查事务所的普通女职员。当年5月16日傍晚6点左右,同事们已经下班了,她一个人在加班。按照后来法院判决书的描述,“负责人金某趁其他同事下班之际,强行抚摸她隐私部位,她奋力反抗才得以脱身。”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同年5月29日,未能得手的金某以办事效率低为由,辞退了她。6月17日,金某打电话用下流话骚扰她;随后两天内,又连续10余次给她打骚扰电话。


小谢是东北人,来自农村,吃过不少苦。“她是那种性格刚烈、宁折不弯的人。”刘曙勤说,小谢并没有选择屈服,而是到当地报社投诉。小谢当着记者的面,用报社的办公室电话打给金某,电话有录音功能。在对话中,金某说了类似“摸了有感觉”的话,通话内容明显承认了性骚扰的事实。7月2日,小谢向鹿城法院提交诉状,认为金某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工作,使其身心遭到极大伤害。刘曙勤是原告代理律师之一。诉讼期间,刘曙勤负责接送小谢,以保证她的人身安全。由于一个是普通职员,一个是老板,诉讼双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小谢天然处于弱势。法庭上,金某的代理人说事实上是小谢不专心工作被辞退,“还提供了数位证人证言,证明5月16日小谢受骚扰时金某根本不在场。”


面对狡辩,小谢当着记者面录下的录音起了关键作用。同年11月,鹿城法院一审判决金某对小谢的侵扰事实成立,须当面道歉,并赔偿5000元。这是浙江首例性骚扰胜诉案件,也是全国首例性骚扰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件。但小谢没有去领这笔赔偿金,而是消失了。“联系号码都废弃了。”刘曙勤说,小谢突然人间蒸发,赔偿金沉睡了十几年。直到去年,刘曙勤突然接到小谢的电话,说自己人在上海,说想领那笔赔偿金。“看得出来,她的经济不宽裕,不然不会现在想到那笔钱。”小谢没有来温州,刘曙勤替她代办了。“她不愿意再提这事。”刘曙勤能感觉到,小谢虽然胜诉了,但心里留下了阴影。“有时我在想,如果再遇到类似问题,她还愿不愿意打官司,很难说。”这也是刘曙勤接手的最后一起性骚扰案件。(来源:现代快报)


她说一直下不了决心揭发老板


小吴是那种文文弱弱的女孩,长发,很安静。那是8年前的一个下午了。我约小吴在一个咖啡厅里见面,采访她。小吴怯生生地来了,男友陪着。整个下午小吴一直在抹眼泪。26岁的小吴在温州市区的一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上班。2010年3月28日晚,她在网上用中英文双语发布题为“救救这个被老板长期蹂躏的打工妹”的帖子,称自己遭遇老板张某的长期性骚扰直至性侵犯,并贴出大量图片。这个帖子引起了很大反响。小吴说,她是没办法才发帖的。小吴和男友在大学期间相识,2008年双双来到温州的同一家公司打工。两个月后,公司突然提拔她到办公室当秘书,当时她认为是她学历高、英语八级的缘故。


“在办公室没人时,他经常会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什么的。”小吴说,她一开始觉得董事长张某就像慈祥的叔叔。直到有一天下午,“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间游动……”遭遇了性骚扰,小吴没有选择反抗。她甚至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当秘书被非礼是潜规则。小吴说,胆子越来越大的张某不再满足于性骚扰,后来每隔一两个星期就性侵她,前后超过30次。“最多是在男厕所,其次是他的办公室卧室,还有几次是财务资料室。”直接导火索是2010年3月21日,张某在董事长办公室试图侵犯小吴。当时小吴正是例假第3天,“他蛮横地把我从办公座位上抱到他的办公室,我挣扎着……”这一幕正好被小吴的印度好友在QQ上拍了下来。在好友和叔叔的劝说下,小吴最终报了警。


但是,警方经调查后,决定不予立案。理由是:在这么多次的性行为中,没有发生使小吴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暴力及威胁。双方连续发生性关系近2年,小吴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报案,也不告诉别人?另外,性关系大都发生在白天,小吴完全具备自救和他救的条件,为什么不自救或呼救?也就是说,小吴自称的长期隐忍,是无法立案的主要原因。“从最初的车间工人到现在,我的职业生涯才显出了点亮光。女孩子工作上想做出点成绩很难,换个工作还能好到哪里去?”小吴说,当初她是这么想的。这件事对小吴的打击很大。后来,她和男友一起默默离开了温州。(来源:现代快报)


性骚扰维权气氛不浓和受害人保护制度缺失有关


性骚扰具有私密性,往往发生在两个人单独相处时,没有旁证。刘曙勤说,小谢之所以能胜诉,幸亏她巧妙地固定了证据。“维权必须果断,不能患得患失,不然会令自己受到更大侵害。”刘曙勤说。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陈一来表示,受害人在遇到性骚扰时,可以采用偷拍、录音录像等方式固定证据。但真的要防范性骚扰,光靠受害人提高自我保护意识是不够的。


性骚扰也可以构成犯罪


猥亵也是性骚扰的一种,强制猥亵构成犯罪。徐凤珍说,猥亵是指有身体的接触行为,包含在“性骚扰”这一范畴内,而强制猥亵行为涉嫌犯罪。在法律上,对于性侵行为和强制猥亵行为,由于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刑法》专门规定了强奸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罪名。必须注意的是,猥亵儿童罪中的猥亵行为可以是强制性的,也可以是非强制性的,都不妨碍构罪。受害人依据相应的刑法规定能获得公权力的救济。


报警!大声喝止!保留证据!遇到性骚扰不要沉默


曾办过猥亵儿童案的金道律师事务所廖志松律师说:“性骚扰对受害人造成的精神伤害是无法挽回的,有的因此得了精神疾病甚至自杀。”但是性骚扰相比于性侵害,有时取证较难,施加者还会否认,致使受害者在求助法律时经常会遭遇到“立案难、取证难、赔偿难”的三难困境。我国很多法律都对此作出了救济措施,如《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0条规定:“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第58条规定:“对妇女实施性骚扰或者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受害人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在公交车、地铁等地方,实施袭胸、偷拍裙底等行为,“这些都是触犯法律的,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轻则会受到行政拘留”,一旦在公众场合,遭遇上述“性骚扰”行为,大声喝止,还有“报警是个好办法,可以起到震慑作用。”如果发生在公众场合,可以调取监控视频,或者注意找到身边证人。遇到性骚扰不要沉默!一定要收集证据,巧妙回击!(来源:现代快报)


性骚扰受害者为何不敢站出来?


虽然“性骚扰”不再是个新鲜词,但真正遭遇过、能选择站出来维护自己权益的却还是少数。这有心理上的原因,更有制度上的原因。很多受害者坦言心理伤害长年存在,很多次做梦都是冒着冷汗惊醒,可依旧不敢告诉家人实情,更别说公开了。“站出来,肯定要经历复杂的心理斗争。因为站出来就意味着在公众面前撕开了自己的伤口,而撕开后会面对什么是未知的。”韩斌(化名),杭州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的志愿者接线员。他记得那是个深夜来电,电话一接起,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位女性的抽泣声,大概持续了好几分钟才哭出声。之后对方开口述说了那个积压十多年的噩梦。


“初中时,班主任老师经常将她叫到办公室并猥亵。”韩斌说,她那时不敢吱声,而班上的同学对她的指指点点让她最后不得不转校。后来的工作生活因为那段不堪经历,也让她难以面对自己的心理暗示和别人的讥讽,更影响了她对异性情感的接受程度。韩斌说,那名女性的哭诉正是部分社会现实的写照,由于各种传统观念的影响,对于受害者的议论声有时竟会高过对于施暴者的谴责声,“那位女性在电话中也讲了一个比较讽刺的事,有一次她还看到当年那位班主任竟然还在优秀老师的榜单中。”


慧心是杭州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的志愿者接线员,同时有自己的心理咨询室,她记得几年前也接到一个女大学生的电话,含含糊糊说自己被老师欺负了。慧心坦言自己的从业经历中很少碰到因为性骚扰而求助的案例,这在她看来本身就是个问题,“因为遭遇性骚扰应该不是特别少见,但说出来的却少,这值得深思。”


有调查显示,经历性骚扰的人中超过3成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超过1成的人感觉严重影响其人际关系和交往。而在遭遇了性强迫的人中出现更高的长期精神抑郁和自杀倾向情况。“任何受过伤害的心理重建,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慧心说,受害者勇敢站出来,可以帮助自己心理重建,也可能会让更多人免受伤害,让施暴者受到惩罚,“但现实中,还是会有种种顾虑,这也很正常。”(来源:中国网)


国内仅5.4%的高校有性骚扰预防教育


李思磐说,此类案件除了举证难和可能遭受性污名等因素外,对女性的性方面的苛求和不公正也引发了一种噤声作用。特别是在高校中,说出来可能就会“伤筋动骨”,师生关系甚至学业都不保,“这个成本考量很大。”《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下称《调查》)的调查数据显示,在遭遇性骚扰后,超过一半人选择沉默和忍耐,真正向校方或警方报告报案的人不到4%,其中男性的报案率更低,仅为2.1%。选择不报告校方或者警察的原因中,近六成的人认为报告了也没有用,其他选择沉默或忍耐的人中,有近五成不知道如何反抗和应对性骚扰。而在将被骚扰后的反应与性别做了分析后发现,男性相对女性都更加倾向于沉默或是告知对方停止和更低的报案率。


《调查》还显示性骚扰预防教育的需求和现状有极大反差,近九成学生需要性骚扰预防教育,超过九成学生认为有必要开展防止性骚扰的教育和制定有关规定。但现实中,只有不到两成受访者接受过预防性骚扰培训和信息,仅5.4%的高校有预防性骚扰教育存在。此外,在全国113 所高校中,2016年全年仅能搜集到3起性骚扰的举报或者投诉信息,仅有13所高校开展了防止性骚扰的教育,无一所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或流程。而且向校方报告的学生(118人)中,对校方的满意程度并不高,不满意者(包括不满意和十分不满意)达到了48.8%。此外,报警率仅为1.2% 的情况下,不满意者为59.6%,意味着有接近六成的人对警方的处理不满意。(来源:中国网)


相关链接》》


1/10澳女遭遇职场性骚扰 多元背景者易受害


澳洲新快网刊发文章称,绝大多数的澳大利亚职场女性都将受到尊重看作她们工作中的头等大事,然而,据一项调查显示,仍有1/10的女性在职场中遭受到性骚扰。据了解,这项调查涵盖了不同行业的2100位职场女性和500位职场男性,内容包括了他们对于工作安全、公平、技能和工作主动性的看法。尽管对于80%的女性来说,在职场受尊重是至关重要的,然而仅有2/3的女性认为,她们确实在职场中被尊重。少于1/3的女性认为男女在职场中被公平对待,相比之下,有半数受调查的男性也如此认为。


1/10的受调查女性称,她们遭受过职场性骚扰。此外,残疾女性、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以及半工半读的女性,最易受到职场性骚扰。此项报告发现,许多受调查女性在男性主导的工作环境中工作,例如治安部门、法律部门、纠正服务机构,并且她们都受到了歧视以及性骚扰。报告称:"那些在职场受过性骚扰的女性认为,要提出此类问题是非常困难的。她们都认为一旦她们报告了此类问题,职业发展就会受限,况且雇主也不会真正去制裁那些犯罪者。"此项研究的作者之一希尔博士(Dr Elizabeth Hill)表示:"我们正紧急呼吁政府建设一个公共政策框架,以支持年轻女性的职场热情和抱负。"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